找合适设计师,上设区网!
           登录       注册

人物简介

严支胜肖像

 

1975年生于湖北荆门,男,汉族,湖北美术学院学士,华中师范大学硕士。现为武汉工程大学邮电与信息工程学院讲师。

 

群展:

2002  《“物言物语”——湖北小幅油画展》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  武汉

2007  《第八届中国艺术节 . 全国大学美术与设计作品展》获金奖   光谷美术馆  武汉

《第二届“风景 . 风情”全国油画展》       刚泰美术馆  上海

2008  《奥林匹克美术大会》             中国国际展览中心  北京

《第二届“时代精神”全国油画展》     凯晟美术馆  北京

《罗中立奖学金作品展》      重庆美术馆  重庆/北京大学百年讲堂  北京

2009  《别样的现代性》学术邀请展         元典美术馆  北京

     《第十一届湖北省美术作品展》        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  武汉

      《GREEN当代艺术展》    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展厅  北京

2010  《2010约翰 . 摩尔(上海)新绘画大奖赛》作品展     沪申画廊  上海

2011  《回顾与展望——湖北油画艺术展》     湖北美术馆  武汉

      《炫—2011上海青年美术大展》获沈柔坚艺术奖    上海美术馆  上海

      《第四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         中国美术馆  北京

2014  《可见之诗——中国油画风景作品展》    鲁台会展中心  潍坊/大芬美术馆  深圳/中华儿女美术馆  厦门

《第十二届湖北省美术作品展》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  武汉

《第八届中国-东盟青年艺术品创作大赛》获奖作品展   广西自治区博物馆  南宁

《首届南京国际美术展》                      南京国际博览中心  南京

《第五届新星星艺术节》                      今日美术馆  北京

《第四届“挖掘发现”——中国油画新人展》     中国油画院美术馆  北京

2015  《第九届拉古娜艺术奖》                      军械库  威尼斯

      《泰山之尊——全国中国画、油画作品展》       泰安美术馆  泰安

      《艺术无界》                                上上国际美术馆  北京

      《新艺潮》国际艺术学院新进博览              威尼斯人金光展厅  澳门

      《勇气与自由》                              皇城艺术馆  北京

 

个展:

2010  《阵风——严支胜个人作品展》      香地艺术中心  上海

2015  《严支胜个人项目——靓靓》        白社  武汉

 

公共收藏:

2008北京奥林匹克委员会    北京

湖北美术馆                武汉

刘海粟美术馆              上海

上海刚泰美术馆            上海

北京凯晟美术馆            北京

泰安美术馆                泰安



心手合一的理想差太远,可能我一生也无法达到

《阵风—36》 2015年 布上油画 390×162cm

(记忆的风) 2014年 布上油画 130×162cm

(晚风) 2013年 布上油画 130×162cm

(年少的风) 2012年 布上油画 80×100cm

(火红) 2011年 布上油画 80×100cm

(晚风) 2010年 布上油画.实物 130×162cm

(阵风 27) 2009年 布上油画 130×162cm

(阵风 21) 2008年 布上油画 130×162cm

(阵风 7) 2007年 布上油画 130×162cm

风景的图像—1 布上油画 80×100cm 2010年

 

点无没:《阵风》是您从2008年开始创作,整个过程长达7年,是您目前最大的一个系列,是什么信念支撑您花这么长的时间来完成这一系列?

严支胜:一个系列画7年很正常,谈不上什么信念,这只是个人的表达,还在继续画说明事情还没说清楚。卢西恩.弗洛伊德一生还只画了些人体呢,乔治.莫兰迪也是一生只画了些瓶瓶罐罐。

 

点无没:这七年中您有没因为某一些原因想要停止创作这一系列?

严支胜:没有,因为一直没表达完整,中间做过别的作品,那也只是调整自己。都说人最难的是超越自己,可短跑手博尔特说:当你还有目标时你已落后了。博尔特作为我们这个星球上远比总统更稀缺的人,他的话说明他极度自由。还在努力学习超越自己的我,没有理由在事情还没说清楚之前停止这个系列。

 

点无没:除去外界的赞誉,从内心来说,这七年您觉得您获得了什么?

严支胜:最开始,外界的赞誉是对我的肯定和信心,时间长了,是懂得怎样表达自己,但与心手合一的理想差太远,可能我一生也无法达到。

 

点无没:《阵风》系列画面中的环境都被处理成黑白的色调,和飘扬在城市上空的各种衣物颜色有一个鲜明的对比,画面还有着坚硬与柔软的对比,您是在传达着什么信息?

严支胜:黑白色调的背景是冰冷无情的城市,各色衣物就如我们自己,毕竟我们是生命体。这个对比就如崔健所唱:“现实像个石头,精神像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在城市化过程中的我们,能否逃脱随风摇摆的命运?耗费的青春,在时间的箭头里,能否认命无根的人生?

 

点无没:据说《阵风》在是2008年的一天,看到一栋居民楼前的晾晒绳上挂着一件大红色的风衣,触发了创作灵感。最初给您灵感的旧小区现在已经拆迁,成为消失的风景,您会不会感到可惜?

严支胜:可惜是无用的。我们还是顺应历史,拥抱新时代更开心,多愁善感是没出息的。邓小平评价当时的伤痕文学就是这样说的:哭哭啼啼,没有出息。这样想可能更健康。

 

点无没:《风景的图像》系列中画中的风景近乎黑白,加上鲜艳的色块,形成鲜明的对比,色块致使风景图像显示不完整,整个画面充斥着忧伤阴郁的感觉,是否在传达着一些记忆中的一些景象?暗示着什么?

严支胜:这个没什么暗示,就是有时数字图像打不开的一种视觉而已。黑白效果可能与我小时候看的是黑白电视有关联,我不知道。若把这个话题延伸开,照片图像是时间的记录(这是照片最主要的意义),也是我们记忆的承载,打不开的图像,就如我们因信息缺失而无法完整提取的记忆。历史和记忆都是无法还原的,都是基于当下的,更别说缺失的记忆了。

 

点无没:《风景的图像》的表现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与《阵风》有相同之处,是您在《阵风》之后后的延续吗?

严支胜:谈不上延续,只是自己视觉感受的一个表达和尝试。你们认为这两个系列有相同之处,可能是因为黑白效果的原因吧。



早一点出去,哪怕是游客,也能塑造一个视野开阔的我

第9届拉古娜艺术奖展览海报

里亚托Rialto桥上的宣传位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点无没您的《阵风》系列入围了第九届拉古娜艺术奖,作为湖北地区第一个入围此奖项的艺术家,您觉得这对当地艺术圈有什么影响吗?

严支胜:影响不知道,可能为拉古娜艺术奖做了一次小范围活体广告更确切。

 

点无没说说您受邀去威尼斯参加古娜拉艺术奖的经历?

严支胜:长见识。时间太紧,赶着去能去的博物馆看原作,太累了。出去太晚了,要是能在20岁就出去,哪怕是游客,也更能塑造一个视野开阔的我。

 

点无没您的作品大多都是生活中的常见事物,以极其诚恳的态度把朴素和本真定格,这会与您的成长经历有一定的关联吗?

严支胜:应该是的,我们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连那么多巨人都这样,何况我。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会形成自己独特的认知系统,表达出来也就不一样。

 

点无没: 您认为图像时代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创作的僵化,而解决创作僵化的方法是重回写生,您是否经常去写生?这个认知会不会影响您的教学方式?

严支胜:图像本来是认识世界的媒介,但图像本身具有意志(就如资本本身具有增值意志一样),它在取代现实世界,蒙蔽我们认识真实的世界。图像化的艺术创作就如历史上的陈陈相因,会带来艺术的僵化,这已被历史所证实。在绘画的范围讲,写生肯定是解决之道。就如我们想念我们的父母或恋人时,能够靠照片和视频解决吗?肯定得见真人吧?现实比图像所提供的信息要大许多。这样的认识肯定影响我的教学,那就是强调写生。与很多艺术家相比,我不算经常去写生的,但一直没丢。

 

点无没: 说说您现在的创作环境?

严支胜:画室很小,还堆满了东西,但能正常进行工作。

 

点无没: 您之前一直在寻找有趣味的表现形式,现在是不是已经找到自己独有的方式了?

严支胜:没有。刘小东在讲座上说他能得心应手了,我差太远了,经常不知怎么办,孤立无援的处境。我的理想就是心手合一。

 

点无没谈谈目前中国艺术创作的大环境吧?

严支胜:与我们的父辈比,已经很好了。只要不犯法就行,甚至有时就算警察来了也是有意义的,他在挑战甚至改写法律的边界,挑战或改变我们对法律和道德的认识,历史上许多尖锐的作品不就是这样吗。

 

点无没您最初是怎么走上艺术这条道路的?当时家里人支持吗?

严支胜:就是这样上学一步步来的,无任何特别。感谢所有老师朋友及家人的支持。

 

点无没在这个圈子里的同行,您比较欣赏的有哪些?

严支胜:太多了,数不过来。我的朋友大都比我聪明,反应很快,认识也很本质,我属于很笨的那一类。我羡慕他们。

 

点无没您很喜欢看展览,观展收获最多的是什么?会不会经常和同行交流?

严支胜:观展就如听音乐会或演唱会,娱乐。当然作为同行,学习的比重会占很大份额。当然会经常交流,交流本身就有意义,不谈收获了什么,至少很愉悦,更别说可能会产生的启发。



艺术可不比语文数学简单

风景的图像—1 布上油画 80×100cm 2010年

风景的图像—2 布上油画 80×100cm 2010年

风景的图像—3 布上油画 80×100cm 2014年

风景的图像—4 布上油画 60×110cm 2014年

风景的图像—5 布上油画 100×100cm 2014年

风景的图像—6 布上油画 100×100cm 2014年

风景的图像—7 布上油画.丙烯 100×100cm 2014年

风景的图像—8 布上油画 44×60cm 2014年

 

点无没:跟您沟通的过程中,您说您很认真的在写博客,从不使用网络用语,您是很反感还是不擅长用?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在聊天过程中甚至在写一些文字的时候很沉迷于使用网络用语,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严支胜:不擅长网络语言,也说明我不够轻松。没精力跟这个潮流,能把事情说清楚已属不易了,趣味性是额外的要求。关于网络语言,我所看到的最健康的评论是:它拓宽了中文的表达形式,可能会成为自白话文革命以来的再次变革。

 

点无没:您在教学中,似乎很鼓励学生去参加各类比赛,但也不会强求,这是不是也因为您自己经常参加各类比赛,更明白参与的重要性?

严支胜:是的。这就跟我们爱打球一样,会通过各种形式的比赛来学习和提高自己。我经常鼓励学生去参加各类比赛,但他若没热情,说明他的内心没有被启动,所以我也就不会强求。没有我的介入,他的人生仍然完整。

 

点无没:您曾说年轻人对于青春的感受,其中一个就是时间,青春代表着时间,时间代表着过去,谈谈您的青春?

严支胜:当感知到青春时,青春已过去了。我们的人生都不过是占有时间长河中的一小段,而且会被冲刷殆尽,当感知到这个时,人就会无限感慨时间这个终极概念,再跳转到生命这个宏大命题。我的青春太普通,无任何特别之处,就别浪费别人的阅读时间了。

 

点无没: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谈谈中国的教育吧?

严支胜:话题太大了,我谈不了,只能说教育太重要了,是根本。

 

点无没:接触过一些学画画的学生,很多人家里面有些长辈很有艺术修为,他们很多都是受了长辈的影响,从而走上与艺术相关的道路,您觉得您有影响到您家里的一些小辈吗?

严支胜:有,我女儿,经常带她看展。她喜欢漫画,还想将来从事与之有关的职业。

 

点无没:给学画画的年轻人一些建议吧?

严支胜:这个建议我无资格,只有类似靳尚谊老先生这样的人可以说话。(编辑说我这样说太简单,就差批评说我无诚意了。非得说的话,就劝高中生吧。若你不是真喜欢艺术,就别学这个了,这不可能比语文数学简单。)



关于生活

 

点无没:现代人很多时间都是泡在网上的,您好像不是那种经常泡在网络上的人,是太忙么?

严支胜:网络是信息的世界,面对网络关键是找到需要的信息并作出整合,形成自己的东西。太多人泡在网上只不过是成为别人吸粉的对象,这样说是不是太残酷了?

 

点无没:对艺术家的一天很好奇,不上课的时候就单纯的画画么,能说说您一天的是怎么度过的吗?

严支胜:太普通了,我都不知怎么回答。不就是起床,早餐,听电台,步行去画室,画画(也可能没画进去),听电台(或音乐),回家午餐,午休,再步行去画室,画画(也可能没画进去),听电台(或音乐),回家晚餐,上网,陪下女儿,洗澡睡觉。

 

点无没:除了画画,您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比如音乐这类的爱好

严支胜:以前爱好很多,现在发现不能有太多爱好,因为时间和精力不够。音乐是还保留的爱好之一。

 

点无没:您会经常去不同的地方写生么?

严支胜:谈不上经常,只能说没丢。

 

点无没:您生活中有没有自己很享受但让身边的人很抓狂的怪癖么?

严支胜:没有,我是个无趣的人。

 

点无没:给设区网一些建议吧~

严支胜:不能建议,我不懂网站运营,瞎建议是添乱。



后记

 

在决定采访之前就认识了严支胜老师,曾经看到过他在画室放了一张折叠椅,上午画完,中午在画室躺着眯一会,下午又继续精神奕奕的画画。在与严支胜老师沟通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可能就是对“无”字的使用,“无问题”、“无资格”、“无趣”、“无诚意”等,也被他括号里标注的"可能没画进去"所逗笑。我在和他一些学生接触的过程中,大部分人没有从严老师口中听到他说过自己做到了什么成绩。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朴素的性格,所以他的作品大多都是生活中的常见事物,以极其诚恳的态度把朴素和本真定格。


严支胜

湖北--武汉

其它

油画 --其它

¥40000.00 /含 100% 初稿费
884
1
2
留言(0
添加表情

粤ICP备14063438号- 2